顶点财经

TST庭秘密何以“脱罪”

来源:南方周末 时间:2024-05-18 14:22 阅读

2021年10月,张庭与林瑞阳出席活动。 (TST庭秘密官方微博截图/图)

2023年10月26日,TST庭秘密位于上海的总部来了一群人,她们是来自马来西亚、新加坡的代理们,“我们终于回来了”,有人激动地在社交媒体上宣布。

实际上,早在8月24日,“大哥”林瑞阳就录了一段视频,宣布“我们的案子终于结案了,而且是非常正面的结案”,他提高了声调有些激动,“结案之后,大哥相信会有更多的人认为,他们本来就是这么好的公司。”他很抱歉这两年让大家受委屈了。

直到10月26日,中共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主办的《法治周末》报道称石家庄裕华区法院已经作出民事裁定,宣布解冻他们名下96套房产及6亿元现金,这个消息才广为人知,之后林瑞阳两个月前在小红书上发布过的那段视频才冲上了热搜。

根据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民事裁定书,这96套房产均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江耀路28号,即庭秘密总部。根据上海市房屋管理局的公开资料,这是他们2020年花了17.6亿元购买的,那时TST成立四周年。

林瑞阳曾是台湾艺人,后与妻子张庭共同创办了微商美妆品牌TST庭秘密,这个品牌过去一直遭到涉嫌传销的质疑,直到2021年4月,石家庄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以涉嫌传销为由,向法院申请冻结了TST庭秘密关联公司的巨额财产,外界才确认其因涉嫌传销遭到了调查。

眼下,在TST庭秘密一方看来,案件的结果给它正了名。那么,它到底有没有涉嫌传销?为何法院会解冻他们的财产?南方周末记者拿到的多份文件,给出了答案。

确有传销

TST庭秘密有没有传销?答案是肯定的。

一份来自湖北省保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给出了清晰的答案:“保康县市监局认为……当事人针对红卡会员执行的奖金制度,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的行为属《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第(三)项‘下列行为,属于传销行为’”。

这里的当事人正是TST庭秘密品牌的所有人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林吉荣,这正是“大哥”林瑞阳的真名。

这份行政处罚书的落款日期是2021年9月3日,也就是早在两年前,TST庭秘密就已被认定为传销,并受到了处罚。

按照国家相关法律规定,传销分为两种情形,一种是经营性传销,另一种是诈骗性传销。

经营性传销由市场监管部门根据《禁止传销条例》给予行政处罚,只是违法行为,如果没有吊销营业执照的处罚,接受行政处罚并整改合规之后仍可继续经营。

诈骗性传销则是一种严重的犯罪,属于刑法中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要由检察院提起公诉。两者最主要的区别在于是否有实际的经营活动。

这份行政处罚书显示,TST庭秘密属于经营性传销,认定的传销行为发生在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自2018年1月1日至2021年7月,没收违法所得并进行罚款,同时要求“限期改正”。

也就是说,改了就能继续经营。

2022年2月,TST庭秘密向保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提交了一份《关于恳请对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产品销售制度的整改情况进行指导评价的申请》,里面详细列明了自己的整改措施,认为“整改后的产品销售制度完全符合通常的商业惯例,不存在团队计薪的奖金方式,应不属于《禁止传销条例》规定的禁止情形”。

南方周末记者对比了整改前后的两份奖金制度,2021年4月的版本和2022年2月的版本,发现其中最大的差别是没有了团队计薪。

奖金都分为三部分:一是销售折扣奖金,二是批零差奖金,三是自媒体教育推广奖金。

首先是表格名称,过去叫“庭秘密经销商奖金制度-红卡”,后来更改为“庭直播会员折扣表”。

销售折扣奖金对应到新表中,就成为了“折扣”,差别并不大,这部分是个人业绩的提成。

变化比较大的是折扣差,也就是过去的“批零差奖金”,这部分是团队业绩的提成。比如,团队共卖出了10000元业绩,其中2000元是团长自己卖的,这部分按个人业绩提成,剩下8000元要和下级按照一定比例分配,这部分就是团队计薪。

整改后的新规是“会员与其直属会员对应销售折扣的差额,在平台或系统以积分或代金券的形式积累,最终由公司制定兑换规则,在一定期限内兑换产品或抵扣购买金额(2%-24%不等)”。

过去以团队业绩按比例提取的“自媒体教育推广奖金”,如今变成了“推广服务费”,推广服务费增加了领取条件,要求“会员本人直播产品业绩大于0”。

之前这部分以团队业绩为计算基础的推广服务费,比例在4%-5%之间,现在都统一为3%。

经过整改后,庭秘密认为,“庭秘密销售业绩提成仅与直接关联的上级会员产生,均为一次性奖励,没有传递”。

这份整改报告也得到了当地监管部门的回复,表示“我局将及时组织有关人员进行研究”,之后TST庭秘密都在正常经营。

一事不能二罚

也正是因为湖北省保康县已经在2021年5月25日对TST庭秘密进行了调查,使得2021年6月5日才立案调查的河北省保定市裕华区市场监管局陷入了被动。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有明确的规定,一是“在先管辖”,二是“一事不再罚”,同时《工商总局关于进一步做好查处网络传销工作的通知》也明确了网络传销案件的管辖,有管辖权的机关对案件适用全案管辖的原则。

从这一点上来说,管辖权到底归谁,是两个市场监督管理局首先要解决的问题。从后续的发展来看,湖北省保康县没有放弃自己的管辖权,立案四个月后就作出了处罚,TST庭秘密的整改也在2022年2月完成了。

真正让此案广受关注的是,2021年12月23日,石家庄裕华区市场监管局以回复查询函的形式对外宣布,“因其利用金融机构转移或隐匿涉传资金,我局已依法申请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

最终这一申请得到了裕华区法院的支持,冻结了TST庭秘密的96套房产和6亿元现金。

这份冻结财产的法院裁定书受到业内质疑。该案代理律师杨帆在社交媒体说,“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申请法院保全怎么会是民事裁定书?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至今一年没有作出任何行政处理决定,怎么可以在行政机关查办案件过程中去申请法院保全?”

该案另一位代理律师、行政法学教授何兵也在社交媒体公开质疑,“这是民事诉前保全,还是诉讼保全?诉前保全只有30天,诉讼保全更不可能,当时和现在无人起诉,市场监督局不可能做原告”。

石家庄裕华区市场监管局在接受上游新闻采访时则表示,该局成立了专案组,参与调查的执法人员达四百多人,“目前来看属于经营性传销,是否具备诈骗性传销特征还在调查”。

直到2023年7月26日,河北省石家庄裕华区人民法院作出了民事裁定书:“县、市级工商、市场监管部门查处网络传销案件,应在立案前或立案同时逐级报备至省级工商、市场监管部门。现该报备已撤销,本院对本案涉嫌网络传销资产继续实施保全措施的条件已不具备”。

一位参与本案的知情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解读了这段文字,他表示,“这里用的是撤销而不是撤回,意味着备案可能是被上级部门撤销的,而不是裕华区市监局的主动撤回。撤销报备之后,不排除后续较有可能会撤案处理”。

在这位知情人士看来,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一事不再理”的原则,如果裕华区市监局认为保康县已经生效行政决定认定的违法所得有误,则涉及行政行为的纠正,必须提请有权机关依法定程序予以撤销。

值得关注的是,保康县的行政处罚书中给出了TST庭秘密的真实经营数据。

处罚书显示:2018年1月1日至2021年7月,TST庭秘密共发展会员约700万人,其中蓝卡会员约641万人,红卡会员约65万人。

违法红卡主营业务收入约为91.7亿元,主营业务成本约为56.4亿元,主营业务税金及附加约为3744万元,实际发生的有关费用约为34.58亿元,所得税费用1046万元,获利约1927万元,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的获利应当认定为违法所得。最终处罚是没收违法所得1927万元并罚款170万元。

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最后一次登上上海青浦区百强企业榜是在2019年。

2021年12月,由于石家庄裕华区市场监管局的相关回复流出,张庭和林瑞阳都因为涉及传销,遭到了微博禁言,至2022年5月26日,张庭的微博再度更新,表示“达尔威公司遇到法律纠纷,寻求法律保护,充分证明达尔威公司尊重并相信祖国的法治环境”。

南方周末记者 罗真真

责编 张玥

网友看法

1、网友保温承重墙:怎么说呢,既是台湾人又是外资,处理起来更要依法办事。如果不是这重身份,未必能全身而退。

2、网友传播精彩:后续怎么弄

3、网友去病弃疾:转发了

4、网友抱星月:转发了

5、网友雪拥边关:一犯再犯,道魔相争,看谁笑到最后。

6、网友醉吻水中月:属于资本的胜利

7、网友三石火炮:典型传销,台湾骗子

8、网友清风拂柳小龙虾:扯淡呢,睁眼说瞎话,保康说91.7的营业额,成本56亿?利润1927万元?2%的利润率?这生意保康自己会不会做?还冒险传销?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79111873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