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财经

专家谈巴以冲突对中亚国家的影响

来源:丝路新观察 时间:2024-06-20 16:47 阅读

【原标题】巴以冲突对中亚国家的影响

哈萨克斯坦“核心区域”(Heartland)专家分析中心欧洲和国际研究专家埃尔达尼兹·胡谢诺夫表示,继乌克兰战争之后,巴以冲突导致世界根据对以色列在加沙地带行动的态度,进一步分裂成不同集团。

各个集团在此背景下的壮大、冲突的经济影响以及对敌对行动的看法,都将对中亚国家产生影响。

埃尔达尼兹·胡谢诺夫

物流与安全

中东冲突不仅引发了国际社会对一方或另一方的支持问题,还引发了中亚的物流和安全问题。

中亚作为当前国际运输路线框架内“无危机”地区的作用可能增加。今年9月二十国集团(G20)峰会期间达成了建立“印度-中东-欧洲经济走廊”的项目。

项目本应有助于以色列与海湾国家关系的正常化。但以色列南部和北部敌对行动的加剧,使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联合参与该项目成为问题,而以色列的缺席也使通过联合项目拉近中东国家距离的想法失去意义。因此,中亚国家可以积极推动与印度在“南北”路线和跨阿富汗运输走廊方面的合作。

同时,加沙地带进一步的大规模敌对行动,可能激起伊朗与以色列的对抗。哈萨克斯坦政治学家安德烈·切博塔廖夫认为,伊朗与以色列关系的恶化可能导致物流链中断,包括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伊朗铁路,以及在车里雅宾斯克-博拉沙克-伊朗路线开通高速货运列车的倡议。但这一局势为解决与阿富汗的冲突问题和进一步推动跨阿富汗运输路线创造了机会。

阿富汗铁路局近日与哈萨克斯坦Integra Construction公司签署合同,计划重启从罗扎纳克站通往拉巴塔日扬站的铁路工程项目。这一项目的实施以及随后在赫拉特修建陆港,对于扩大阿富汗与中亚国家、哈萨克斯坦和中国的贸易联系至关重要,也有望充分利用阿富汗和伊朗的过境潜力。

阿富汗库什特帕运河的修建对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的水安全构成威胁,并使将中亚国家与巴基斯坦、印度的一些项目冻结,包括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TAPI)天然气管道和之前提到的跨阿富汗运输路线。

巴以冲突现阶段的另一个重要意义在于,使用武力解决问题的做法越来越流行。由于小型、地区和全球行为体使用武力实现外交政策目标的趋势,国际关系中的暴力垄断已经消散。这意味着冲突各方可以开始升级冲突,不必担心国际社会或其他主要外部行为体的严重反应。

虽然目前还不清楚何时会发生下一场冲突及其如何影响全球进程,但安全与稳定正在成为各国外交政策的重中之重,中亚国家也不例外。冲突增加和冲突造成的人员伤亡,可能会使中亚当局和民众产生戒备心理。该地区各国将试图独自或在各种联盟框架内做出反应。

优先考虑中亚的安全与稳定

随着欧亚大陆冲突的增加,中亚国家试图通过与地区组织的互动来应对冲突,例如中立的土库曼斯坦。一个有趣现象是,该国领导人参加了上合组织和独联体峰会。

土库曼斯坦不是上合组织成员,也没有观察员国或对话伙伴地位。在2022年上合组织峰会上,土库曼斯坦总统谢·别尔德穆哈梅多夫解释了土库曼斯坦与上合组织合作的兴趣,认为该组织是“大陆稳定最重要的支柱之一,表达了(土库曼斯坦)建立更紧密、更实质性政治外交互动的愿景和准备”。这反映了土库曼斯坦希望通过参与区域倡议来维护和加强本区域的稳定。

此外,土库曼斯坦总统在上届独联体峰会上的讲话也证实了这一点:“最近的国际事件清楚表明,维护和平、加强安全与稳定将是世界政治的主要优先事项。”

土库曼斯坦首都阿什哈巴德

土库曼斯坦的例子表明,中亚国家可以在与其他组织的互动中更加积极主动,并强调自己最感兴趣的话题。中亚国家元首磋商会议有可能就该地区的安全与稳定协调共同努力。但由于后苏联空间“不同速度”一体化的性质,这一进程可能放缓。

可以说,中亚国家仍然难以确定准确的统一战略来应对欧亚地区冲突的加剧。该地区一些国家正在采取措施加强与地区组织的接触,但没有采取与这些组织和睦相处的措施。另一些国家则在寻求不同形式的合作,不仅是与地区国家的合作,也包括与其他外部行为体的合作。

接下来怎么做:可能的行为模式

由于目前还很难明确界定中亚国家应对日益加剧的冲突的战略,包括通过与区域结构的互动,因此中亚国家可能有以下行为模式:

1、孤立主义政策。

这意味着在地区稳定和安全方面限制与外部行为体的互动。注重自身实力,或通过减少与外部环境的互动来降低风险。但鉴于各经济中心对中亚运输过境的兴趣日益浓厚,这种做法并不现实。

2、与外部参与者的有限互动。

以观察员身份参加各种组织和协商性活动,如中亚国家与俄罗斯安全会议秘书会议。

3、对不同组织的不同参与。

由于存在不同的利益相关者和组织,而且缺乏充分沟通,这种行为在中亚国家非常典型。随着中亚国家与其他外部参与者之间不同合作形式的发展,有可能出现一个被各方公认为主要组织的单一联盟。然后过渡至第4种行为模式。

4、在一个机制内的优先合作。

中亚国家将确定对地区安全与稳定最感兴趣的合作形式,并在此范围内就国家安全面临的传统和非传统威胁开展合作。

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实施轰炸

结论

巴以冲突的新阶段对中亚国家具有重要意义,因为冲突不仅局限于双方的地理位置,而且自动引发了中东地区各种力量的组合。一方面为包括中亚国家在内的运输路线的发展带来了风险,另一方面也为通过实施对印度的替代倡议来解决阿富汗问题创造了机会。当前冲突及其升级,将给中亚国家带来日益恶化的外部环境,中亚国家应以土库曼斯坦为榜样,更积极地与外部环境互动。但很难明确界定中亚国家应对此类事件的战略。

作者:哈萨克斯坦“核心区域”(Heartland)专家分析中心欧洲和国际研究专家埃尔达尼兹·胡谢诺夫 编译:维卡 来源:cabar.asia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79111873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